联系我们

地址:

电话:

邮箱:

围绕习主席指出的部队中特别是领导干部在思想

发布时间:2018-12-19 11:38 阅读

围绕习主席指出的部队中特别是领导干部在思想政治和作

南京大屠杀是日本侵华战争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重大、最血腥野蛮的战争暴行,东京“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其审判格外重视。为查清南京大屠杀事实真相,东京“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专门设立了一个独立的单元进行法庭调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首席检察官季南为了获得足够的有力证据,于1946年5月30日下令,派遣美国检察官大卫

萨顿()、中国检察官助理裘劭恒等人,专程前往南京,为南京大屠杀案的审判实地取证。1946年6月4日,萨顿一行到达南京。他们得到了中国政府与南京民众的大力支持与帮助。萨顿一行在南京会见了中国政府行政院副院长翁文灏等有关官员,找到了多名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及中外目击者。萨顿一行在南京获得了大量的人证与物证。1946年6月8日,他们带着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代表尚德义、陈福宝,以及南京大屠杀的目击者代表、金陵大学历史系美籍教授贝德士()、南京基督教青年会秘书长乔治

费奇( )、红十字会南京分会会长许传音等人,于6月12日飞回东京。不久,南京鼓楼医院的美籍医生威尔逊、南京德胜教堂美籍牧师马吉也作为南京大屠杀的证人,应召前往东京。

1946年7月下旬,“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开庭审理南京大屠杀案,由检察方面提出与宣读了多项书面证据。南京的受害居民、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与战时驻南京的西方侨民的代表以证人的身份到法庭上作证。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对南京大屠杀案进行调查与审讯期间,还依法对日方证人多田俊、伊藤信文等进行了调查与质证,听取了被告松井石根、武藤章的证词与回答质证,以及被告证人中村三夫、冈田尚、日高信六郎等的证词与回答质证。

在东京“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本甲级战犯审判的同时,中国国民政府依据盟国发布的一系列宣言、通告的精神,特别是《波茨坦公告》的原则,在南京等地成立“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开展对日本乙、丙级战犯的调查与审判工作。无疑,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审理的案件中,以对指挥南京大屠杀案的乙级罪犯、日军第六师团长谷寿夫和在南京进行杀人比赛的野田毅、向井敏明以及田中军吉这三名丙级战犯的审理,最为引人注目,也最为重要。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进行了认真调查与依法审理,作出庄严的判决,严正指出:“日本军阀以我首都为抗战中心,遂纠集其精锐而凶残之第六师团谷寿夫部队、第十六师团中岛部队、第十八师团牛岛部队、第一一四师团末松部队等,在松井石根大将指挥之下,并以遭遇我军坚强抵抗,乃于城陷后,作有计划之屠杀,以示报复。由谷寿夫所率之第六师团任前锋,于二十六年十二月十二日(即农历十一月十日)傍晚,先头部队用绳索攀垣而入,即开始屠杀。翌晨复率大军进城,与中岛、末松等部队,分窜京市各区,展开大规模屠杀,继以焚烧奸掠。”法庭查证:日军在南京大屠杀中,大规模集体屠杀有28案,屠杀19万

多人;零星屠杀有858案,屠杀约15万多人,“被害总数达三十万人以上”。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依法判决谷寿夫等罪犯死刑。

[老兵档案]李光,贵州遵义人,1921年出生,1935年1月参加红军,1938年入党。参加过强渡乌江、百团大战、渡江战役等战役战斗。曾荣获三级红星功勋荣誉勋章、三级解放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1985年离休。

贵州遵义会议纪念馆附近,一条名为红军街的街道旁,有一座独门独院的小宅院:今年94岁的老红军李光就住在这里。

客厅落座,老人背后的墙壁上,一幅毛主席画像格外醒目。虽然已是高龄,但老人精神矍铄,回忆往昔峥嵘岁月,哪一年、哪些事,一点都不含糊。

曾是放牛娃的李光,14岁投奔红军。他中午参军,下午部队便在遵义城外打了一仗,后来他才知道,这场战役是为了保卫正在城内召开的遵义会议。

在艰难的长征途中,李光亲眼目睹了一批又一批红军战士牺牲在草地上。在这条狰狞的死亡线上行走,他永远不能忘怀的,是党员、团员往往把他们最后一口救命粮给别人吃,给年老体弱的吃,给伤病员吃

“总司令部每到一个地方住下后,朱德、彭德怀等都会询问房东的冷暖,帮助老百姓干活,有时候总司令还拿着扫帚和警卫员、勤务员一起打扫院坝。”在李光的记忆里,老一辈革命家平易近人,时时事事关心体贴战士和百姓。

“平型关战斗,一开始听说日本人很可怕,穿的是皮鞋,背得东西多。那一仗胜利后,我们根本不怕日本人了。”李光说,“我们的武器装备没有敌人先进,但我们人心齐,战斗力强。”

新中国成立后,李光回到家乡遵义军分区武装部工作,一年后转业地方。1985年,从市政协副主席的位置上离休后,李光又担任了遵义市红花岗区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顾问。从那时起,先后为遵义市海龙镇、巷口镇等地的10多所中小学捐资近30万元。遵义市已将一所小学和一所中学分别改名为“李光小学”和“李光中学”,他资助的许多贫困学生都考取了大学。

“我经常想起爬雪山、过草地时,身边那么多年轻的战友因饿、因病倒下,再也没有站起来。”李光说,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去努力工作,有什么理由去追逐个人那点小利益?”

“你问我有什么心愿?”李光一脸严肃地盯着记者说,“我现在坐飞机不能坐,希望能找个车子,带着我去延安看看,当年延安老百姓全力支持部队,太不容易了